寒獅爪下的小野貓(一-五)

来源:www.keyLime-cafe.com   发布时间:2020-08-22 12:45:13   浏览次数:3303
本篇最後由 ptc0七七 於 二0一七-二-五 0六:五八 編輯
 隻要住在歡喜城的人全明白,位於城南的慕府和聶府是名副其實的死對頭慕
傢世世代代全是文官,在朝中占有1席之地,當傢慕老爺正是當今宰相。

  而聶傢則以武將聽名,幾代下到,戰績輝煌,被聖朝封爲聶傢軍,蠻族皆聽
之喪膽。

  兩府相鄰,卻素不去到。

  兩傢的仇從何而到,旁人皆不曉,不過文官和武將素到就不關,所以也不怎
麼令人意外。

  比較令人意外的是——在朝中不關的慕丞相和聶將軍,居然連告老還鄉的地
點全選得1模1樣,皆在歡喜城,甚至,兩府還相鄰。

  這不是死對頭嗎?怎麼還住得這麼近?

  打聞之下才明白,兩傢夫人是感情很好的姊妹淘,互望不順眼的是彼此的夫
君,兩位夫人的感情可是好得很呢!

  其至她們還約定,生出到的小孩若是1男1女,就結爲夫妻,好增入兩傢的
合系。

  但這個建議,兩個男主人皆嗤之以鼻。

  「呸,要生固然是生兒子!生女兒嫁給那蠻人傢,我慕傢不就要衰3代?」
這是慕相相的講詞。「哼,娶那死老頭的女兒?老子甯願隨便在路上挑1個,也
不讓姓慕的人入門!是講……那沒用的慕老頭,生得出兒子嗎?」聶將軍寒笑,
望不起人的話語把慕丞相氣得渾身發抖。

  因爲,那姓聶的混蛋,兒子全5歲大瞭,而他傢婆子卻連1個子兒也沒跳出
到!

  慕夫人也曾想讓夫君納妾,好連續慕傢香火,可慕丞相不肯,他愛妻如命,
怎肯讓妻子受委屈?

  真沒孩子就算瞭,那姓聶的嘴巴個幹凈,不要理他就好。

  不過,許是老天有眼,慕夫人4十歲時竟驟然有孕,這事讓兩人可歡喜瞭
「姓慕的,恭喜啦!有孕瞭啊?不過憑你的本事,生得出兒子嗎?」隔著1道墻,
聶將軍很不噱地上下瞄著慕丞相瘦巴巴的身子。……「哼,姓聶的,我娘子這胎
1定是男的!」慕丞相瞪著眼,沒好氣地吼著。

  「是嗎?」聶將軍哼笑。可不屑瞭。「要不是男的呢?」

  「要不是男的?老子的頭就拔下到給你當夜壺!」氣死瞭,他盡對要生出個
男娃兒給這姓聶的瞧瞧!;

  「好,我就等著你的夜壺瞭。」聶將軍人笑,十足地望不起人。

  1段時日後,慕夫人生下瞭兒子,夜壺不用當瞭,不過兩傢的仇卻還是存在,
兩個男人開始比起小孩到瞭。

  聶少爺自小天賦神力,小小年紀就受來皇上恩賜,未到的前途無可限量。

  慕少爺兩歲拿筆,3歲讀詩詞,4歲做文,堪稱爲1代神童,寫出到的文章
讓聖上驚豔不已。

  惋惜7歲時大病1場,痊愈後性子卻變瞭,神童消逝瞭,變成瞭平庸人。

  「哈……

  此時,很平庸的慕傢少爺懶洋洋地打個呵欠,漸漸地從房門走出,他的手放
在肚子上,臉色有點白,像是有點不舒暢。

  雖然才十4歲,身子也瘦瘦弱弱的,不過那張臉可俊極瞭,濃眉大眼,清俊
的模樣可讓外頭的姑娘愛慕極瞭!

  莫怪乎隻要他1出門,就1堆姑娘偷瞧著他。揉著眼,再懶洋洋地打個呵欠,
慕之棋擡起頭,從墻後聞來輕飲聲。他挑挑眉,走向放在墻上的木梯,漸漸爬瞭
幾階。果真,聶傢少爺正赤裸著上半身練拳,強健的體魄、古銅色的色澤,讓他
吞瞭吞口水。

  嘖嘖,身材遺是1樣好呀!

  慕之棋大瞻地坐在墻上,就這麼大刺剌地觀賞著。

  聶無蹤停下動作,寒眸淡淡地瞄瞭坐在墻頭上的人1眼,對這樣的審視早巳
習慣瞭——固然,也包括那吞口水聲。c要不是這姓慕的在外頭也1樣逗著姑娘,
他真的會以爲他有斷袖之癖,動不動就望著他的裸體吞口水。

  不過,這種被盯著望的感覺還是很不好,那虎視眈眈的眼神,像是要將他生
吞活剝似的,怪惡心的!

  拿起1旁的衣服,他沒練武的興緻瞭。

  「啊,你不練啦?」望的人仍沒自覺,聲音帶著很明顯的失看。

  惋惜,望過那麼多男人的身體,還是聶無蹤的特殊好望,那體魄剛才好,完
美的肌理,讓他好想觸1把。

  固然,他不敢,除非他的手想斷掉。

  不過,聶無蹤人也長得很好望就是瞭。

  不跟於他的俊秀,聶無蹤的5官陽剛卻復不失俊美,配上傾長的身形,雖然
總是寒著1張瞼,可那寒酷的氣質卻很迷人,莫怪乎外頭1堆閨女想嫁他。

  唉,惋惜,他這輩子同聶無蹤那精壯的模樣無緣瞭!

  望著自己瘦瘦的身子,慕之棋忍不住在心裏輕歎。

  突地,小腹傳到1陣悶痛,頭也同著1暈,讓他差點穩不住身子,去地上跌
下往。

  幸好,他及時忍住,不過臉色卻更加蒼白瞭。

  聶無蹤發覺,劍眉微擰,卻不上前,也沒出聲關心,穿好衣服就準備離開。

  「喂!你就這樣不理我呀?」真沒跟情心!

  「我同你熟嗎?」聶無蹤淡睨1同,他同慕之棋一直就沒啥話好講,兩個人
復不熟,更沒啥交情。

  「呵!講的也是。」慕之棋沒被聶無蹤的寒淡刺來,無所謂地勾唇,早習慣
他寒冰冰的模樣。

  哪天要是聶無蹤對他暖絡瞭,搞不好他還會嚇來哩!

  「聞講你領軍打敗南蠻,讓聖上大悅,準備賜你將軍的位子?恭喜你瞭。」
無視他的寒漠,慕之棋繼承開口交談。

  聶無蹤沒應聲,隻是盯著他蒼白的模樣,眉心不自覺地微擰。

  瞧他瘦弱的觸樣,似乎風1吹就會倒似的,還敢坐在墻頭上,真是不怕死!

  「2十歲就坐來將軍的位置,1定會有很多人嫉護你……」唔!肚子真的好
痛。

  1陣刺痛復從小腹傅到,慕之棋覺得頭更暈瞭,眼前1陣黑,身體同著1軟,
讓他坐不穩,不仔細從墻上跌落。閉上眼,他等著疼痛降臨,可等瞭許久,卻1
點也不覺得痛。慕之棋迷惑地睜開眼,卻見來1張俊龐離他好近。眼珠子1挪移
……兩人的唇相貼著,他的1隻手就在自己胸前……聶嫵蹤皺眉,感覺來掌中的
柔軟,他愣瞭下,手指下意識地抓瞭抓……軟綿綿的!這……聶無蹤瞠人眼,不
可置信地瞪著上頭的瘦弱少年。兩個人笨愣愣地互望著,再也講不出1句話。

             寒獅爪下的小野貓

  惟獨她,

              能給他這種感覺

  她愈逃隻會讓他愈想得來……

                首先章

  俗語講的好,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望著踏入門檻的「兒子」,慕老爺真的覺得這句話講的真好,活生生就是他
現在的寫照!

  「爹,你怎麼這麼早起?天才剛亮而已耶!」慕之棋望著坐在主位上的爹親,
眉尖輕挑。

  「他」的5官清秀俊雅,1襲淡青色的絲綢衣衫,及肩的黑發跟樣以淡青色
的發帶半束起,手上拿著1柄白玉扇,有1下沒1下地輕扇著,溫文儒雅的模樣
迷倒城裏所有的姑娘。

  歡喜城裏誰不曉慕府有個風流倜儻的慕少爺?俊秀的臉龐總是揚著漫不經心
的笑,隨便1句笑語,就逗得人傢姑娘心花怒放。

  想當上慕傢少夫人的閨女前仆後繼地上門,還有人上門到暗示慕老爺,雙方
可以結爲親傢。

  每當聞來這些傳言,還有拜訪夥伴的暗示,慕老爺是既憤慨復尷尬,隻能打
哈哈地帶過,當作聞不懂。

  開什麼玩笑!他傢「兒子」要真能娶媳婦,慕傢早兒孫滿堂瞭,才不會讓
「兒子」來瞭2十「高齡」還孤傢寡人1個!

  「哼!」你「也明白天亮瞭?這時候才歸到,」你「講,」你「奔往哪瞭?」
瞪著眼,慕老爺氣得胡子顫動。

  「爹,你這不是明曉故問嗎?」漫不經心地瞄瞭爹親1眼,慕之棋懶洋洋地
坐來椅子上,爲自己倒瞭杯茶。我剛從醉月樓歸到,整晚全沒眠,「爹,你要訓
話能不能等我眠飽呀?」

  慕之棋講著,懶洋洋地打瞭個呵欠。

  「醉月樓?復往醉月樓?」你「1個姑娘傢3不5時奔往醉月樓幹嘛?」慕
老爺氣得大吼。

  「噓!」慕之棋趕快示意爹親小聲點。「爹,仔細隔墻有耳,要是被聞見瞭,
那可就不好瞭。」她搖搖手指,很貼心地提醒自傢老爹。「你……」慕老爺氣得
差點喘不過氣。真是1失足成千古恨呀!

  想當年,賭著1口氣,他拚死也要生出個兒子,不然就得當那姓聶的王8的
夜壺!沒想來,孩子1出生,竟是個女娃兒。

  他原本也認瞭,女孩1樣好,他盼瞭十多年才到的孩兒,疼全到不及瞭,管
他是男是女。

  沒想來那姓聶的混帳竟在門外講著風涼話,講他什麼全不缺,就缺1個夜壺。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1怒之下,就講生瞭個兒子。話1出口,懊悔已到不
及瞭。

  沖著1口氣,他把女兒當兒子養,爲瞭這事,他傢夫人還同他鬧瞭好1陣子
的脾氣,可是明白他愛面子,最後也隻好忍著氣,同著他1起隱瞞。

  女兒從小就天資聰穎,兩歲拿筆、3歲就將4書5經望遍,而且過目不忘,
4歲寫出到的詩文,連他這傲老爹的全望得驚豔不已,比起聶傢的兒子,可1點
也不遜色。

  她寫出到的文章,連當今聖蔔全愛慕不已,直講憑棋兒的文摘,將到1定會
是朝裏最年輕的文狀元。

  這話聞得他1陣心驚,要真是兒子,他1定驕傲不已,可偏偏是女娃兒呀!
女人當官,這等欺君大罪,他可沒瞻犯法!

  戰戰兢兢瞭幾年,他發覺這樣不是辦法,隻好在女兒7歲時,謊稱她大病1
場,也不讓她再寫詩作詞,讓她變成平庸人。

  可是依舊改變不瞭身分,隻好讓她繼承當慕傢少爺,也就因爲這樣。女兒的
性子愈到愈野,他根本就管不動。

  以至於來現在,全2十歲瞭,1點女孩樣也沒有,其至還在外頭拈花惹草,
逗得姑娘傢春心蕩漾,甚至還3不5時來煙花之地找歡作樂,簡直就是要氣死他
這個當爹的!

  她是姑娘傢呀!1個大姑娘上青樓幹嘛?有什麼搞頭?

  慕老爺愈想愈氣,1口氣悶在胸口,直喘不過氣到。?

  見爹拚命大口喚吸,慕之棋望也明白她傢爹親在想啥,暍瞭口茶,她傭懶揚
眸。「爹,平心靜氣,您老年紀也不小瞭,不要太激蕩,不然我伯娘會當寡婦。」

  「你……」不開口還好,1開口氣得當爹的更怒。「你……你擺明是要氣死
我,3不5時就往醉月樓,你往那幹嘛?」

  「爹,1個男人往青樓幹嘛,你會不曉?」慕之棋似笑非笑地勾唇。

  「你……你是男的嗎?」慕老爺氣得吼人。

  「都歡喜城誰不曉慕府惟獨個慕少爺,我不是男的是什麼?」搖著白玉扇,
慕之棋笑得風流。

  「你……」孽女呀!

  見爹親似乎快被她氣昏瞭,慕之棋隻好收歸傭懶的模樣,換成無辜的神情。
「不然,爹你要我怎樣?變歸女兒身嗎?就怕慕少爺變成慕小姐時,欺君抄傢之
罪就到瞭!」

  可別忘瞭,她小時候寫的文章,還讓聖上賜瞭匾額,此刻正掛在傢裏大廳上。

  「來那時,不要講衰3代瞭,恐怕咱們慕傢在咱們這1代就都滅光瞭,哈哈
……」講完,她得意其樂地大笑。

  在老父的瞪視下,她很識相地收歸笑臉,輕咳幾聲,繼承飲茶。

  「你……」慕老爺已經不曉該講什麼瞭,隻能撫額,欲哭無淚地輕歎:「唉!
我究竟是造瞭什麼孽,怎麼教出你這孽女……」

  「怪誰?還不全怪你!」慕夫人走入大廳,沒好氣地瞪瞭夫君1眼。「誰啼
你愛面子,沒事講這謊!」

  哼,現在才在怨,到得及嗎?

  「誰啼那姓聶的要激我?」慕老爺氣喚喚地擡超頭。「不然我會講謊嗎?哼!
而且我全宣誓瞭,我慕傢的人盡不會嫁進聶傢,不然就衰3代……

  「嫁進聶傢有什麼不好?」慕夫人打斷夫君的話。「人傢無蹤多有前途,1
表人材的,2十崴就當上大將軍,爲朝廷建瞭多少汗馬功勞,前陣子才掃平夷族,
這幾天就要凱旋歸朝瞭。

  「瞭不起呀?」慕老爺寒哼。

  「是很瞭不起。」慕夫人瞪過往,每次提來這事她就1肚子氣,咬著牙,連
聲罵著。1要不是你,咱傢棋兒早辣給這麼好的大君瞭,電不會來現在郎2十歲
廠。還不男不女的,人人隻曉有慕少爺,不曉實際上是個慕小姐,你講,你打算
讓棋兒當多久的慕少爺?1輩子嗎?「」我…

  …「被慕夫人咄咄連問,慕老爺吶吶的,心虛地講不山話到瞭。而1旁坐在
椅上的慕之棋心思早已神遊,無暇聞爹娘的爭執。當她聞來娘講那人要凱旋跟朝
時,手上的茶碗差點滑落。不會吧?那人要歸到瞭……寒汗從額際滑落,瞼色也
同著發白……

  他真的歸到瞭……

  閣樓上,慕之棋站在隱密的角落,慘白著臉,望著被衆人歡迎的俊美男人。

  他騎著1匹黑色駿馬。黝黑的長發隨意散落,添瞭1絲不羈,兩年不見,5
官多瞭絲風霜,可卻無損他的俊美,反而讓他更顯迷人。

  不變的是那冰寒的神情,不因建瞭大功而驕傲,也不因衆人的歡迎而微笑,
宛然這1切全是理所固然的。

  那寒淡自傲的模樣,1如當年。

  不,甚至比當年更氣盛!

  「怎麼……沒死在合外呢?」

  真不可思議!夷族的驍勇善戰可是聽名天下的,她想他1定穩死無疑盡對不
會歸到瞭。

  何況,兩年到從沒聞過他任何消息,她更理所固然地認爲他1定會死在戰役
之中。

  可是,他歸到瞭,而且掃平瞭蠻夷,鬥志昂揚地歸到瞭。

  「天要亡我嗎?」抖著唇,慕之棋好想哭。突地,那雙冰眸奸像感覺來上方
的審視,淩曆地去她的方向掃瞭過到。嚇!她動作迅速地躲好身子,就怕被發覺
瞭。拜托!千萬不要破發覺……屏息期待瞭許久,聞著歡迎聲慢慢飄遙,她才稍
微松瞭口氣。

  「怎麼?瞧你1副緊張模樣?發生什麼事瞭?」秦醉月走入廂房,眉目如畫
的容顔讓人驚豔。

  「醉月!」慕之棋迅速沖上前,用力抓住棄醉月的手,「拜托,你的醉月樓
借我住!」

  「好端端的,幹嘛自己傢不住,要到我這煙花之地住?」秦醉月挑眉,望來
慕之棋不複以去鎮定的表情,不禁覺得好玩。

  「你明曉故問!聶無蹤歸到的消息全傳遍大江南北瞭,你會不明白?」這女
人明曉她要藏人,竟還裝笨!

  「藏得瞭1時,藏得瞭1世嗎?」秦醉月不以爲然地望著慕之棋,擺脫她的
手,優雅地坐在椅上。

  「能藏1時是1時。」慕之棋白著臉,1臉慌張。

  這世上,明白她是女兒身的人不多,除瞭她傢爹娘外,就幾個曉己摯友明白,
還有有……聶無蹤。

  想來當年被他發覺的經過,她就悔不起初。

  早明白起初就不要貪望男色,自己今兒個也不會落得這番田地。

  當時被他發覺時,她嚇得要推開他逃離,誰曉那一直冰寒的男人竟翻身制住
她,不顧她的掙紮,粗暴地扯掉她的衣服,清晰地望來包在佈條下的小巧胸乳。

  「嗯……女的?」聶無蹤挑眉,望著明顯的綿乳,1開始的驚異早巳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興味。

  像是發覺什麼有趣的事物,那雙掠搶的冰昨極有愛好地望著身下慌亂的小瞼。

  「你、你……」慕之棋完都講不出話到,怎麼也沒想來一直寒冰冰的他競會
狂肆成這樣,光天化日之下就撕掉她的衣服。

  「癸水到瞭?」低眸望來潔白褻褲因激烈的扭動微微泛出1絲血紅,再對比
她軟綿蒼白的模樣,容易便猜出。

  慕之棋漲紅瞭瞼,復氣復窘。「放……放開我!」這混蛋,枉費她曾觀賞過
他的身體,還偷偷心動過……

  呸!她真是瞎瞭眼!

  「沒想來你氣憤起到還滿可愛的。

  那蒼白的臉頰因怒火而泛紅,眼眸瞠得圓滾滾的,同他之前望來的漫不經心
模樣完都不1樣。

  這樣的她,意外地取悅瞭他。

  薄唇隱隱揚起,修長的手指探入佈條裏,在雙乳間的誘人溝線裏輕緩挪移。

  「你……你做什麼?」慕之棋瞪大眼,瞪著聶無蹤的手,氣得掙紮扭動。
「聶無蹤,把你的賊手拿開!」

  「還太小,不夠誘人,不過過1、2年就差不多瞭。」望著她,聶嫵蹤意味
深長地講著,俊龐擦過1絲邪氣。

  她倒抽口氣,他掠搶的眸光太駭人,像頭狂獅鎖定瞭獵物般,而她,就是他
的獵物。

  心,莫名顫抖,在他的眼神下,她心慌瞭。

  而他,卻在此時放開她。

  1得來自由,慕之棋胡亂地攏緊衣服,迅速爬起,還沒到得及奔,1雙大手
就摟住她的腰。

  「啊!」她到不及反應,已被抱起。「放開我——」

  她開口怒斥,身體掙紮著。

  聶無蹤不把她那像小貓般的掙紮放在眼裏,1手穩穩地扣住她,薄唇在她耳
畔低語。「墻那麼高,你1個人過得往嗎?還是你想衣裳不整地從我聶傢大門走
出往?」

  他的話讓她停止掙紮,瞪著高墻,講不出話到。

  他講完話,舌尖同著輕舔瞭下那像貝殼般的小巧耳垂。

  「啊!」慕之棋趕快捂住耳朵,轉頭瞪他。「你……」

  還到不及罵人,他已迅速抱起她,足尖輕點地面,躍過瞭高墻。

  這突到的動作讓她驚駭,雙手下意識地緊緊環住他的頸項,就伯不仔細掉瞭
下往。

  「你要繼承抱著我嗎?」落來地面,聶無蹤低頭望著懷裏的人兒,薄唇勾起
1抹淡笑。「啊!」慕之棋趕快收歸手,推開他,抓緊衣襟,趕快逃離。

  可身後傅到的話語,卻讓她愣住腳步——

  「小貓咪,明晚子時到這等我。」

  「誰理你!」她歸頭瞪他,從今以後她會離他遙遙的,再也不想望來他1眼。

  「你不怕我把你是女兒身的事講出往嗎?」聶無蹤揚唇淡聲威逼,望著那雙
圓眸瞪得更圓,像隻張牙舞爪的小貓咪,可愛得緊。

  「你……卑鄙!」競敢威逼她?

  「1旦被聖上得曉,可是欺君大罪,你覺得慕府擔得起嗎?」聶無蹤不在意
她的指控,笑得輕淡卻復有自信,像是明白她1頂會屈服。

  「你……」慕之棋瞪著他,卻無計可施,誰教她的把柄被抓來瞭!她狠狠咬
牙,瞪他1眼,頭也不歸地離往。從此之後,就開始瞭她悲慘的在他的淫威下,
他講東,她不敢去西,像隻溫馴的傢貓,明明咬牙切齒,卻也隻能屈服。

  而那姓聶的王8蛋,競在她十6歲時卑鄙地酒醉她,要瞭她的身子,而她完
都沒有抵抗的能力,隻能任他欺負,暗恨在心。

  好不輕易,在她十8歲那年,他接獲聖旨,奉命掃平夷族。

  明白可以掙脫他的魔掌,她快樂得隻差沒放炮慶祝,更是每天燒香拜彿指望
他死在外頭。

  沒想來,才過瞭兩年自由日子,在她全快忘瞭他時,他卻歸到瞭。

  這不是天要亡她嗎?

  「不行,我1定要逃!我1定要藏得遙遙的。」慕之棋咬著手指頭,緊張地
往返踱步。

  而坐在椅上的秦醉月則優閑地捧著茶碗,1邊飲著好茶,1邊觀賞摯友難得
1見的慌亂模樣。

  「怎麼逃?怎麼藏?」她飲瞭口茶,涼涼問著。

  慕之棋停下腳步,果斷地望著她。「不管,反正我賴定醉月樓瞭,在他離開
城裏之前,我死也不歸到!」

  她就不信,他會那麼神通廣大,明白她在醉月樓裏。

  夜,極深

  慕之棋眠得很沈,小臉蹭瞭蹭柔軟的蠶絲被,滿足地吐瞭口氣,唇辦輕努,
像是作瞭好夢般,微微揚起。

  直來1絲張狂的氣息擾亂瞭她的好睡……

  肌膚莫名起瞭小疙瘩,她迅速張眸,望來薄薄的床幔透出1抹頎長身影。

  嚇!

  緊抱著絲被,她驚嚇地坐起,還到不及張口尖啼,床幔外的人就已先出聲瞭。

  「我的小貓咪,你以爲藏在這,我就尋不來瞭嗎?」

                第2章

  「你……」慕之棋瞠大眼,聲音因緊張而結巴。這個聲音……雖然消逝瞭兩
年,可還是熟得不能再熟瞭。可是……怎麼會?他怎麼會明白她在這?

  他不是今天才剛歸到,消息不會這麼靈通吧?即將就得曉她人在醉月樓?

  她不是沒想過他會調查,1開始是想先待在醉月樓1晚,明天就直跑別處,
打定主意不讓他尋來,在他離開歡喜城前,盡不會踏入慕府半步。

  可是,她還沒到得及逃,居然就被他尋來瞭……

  嗚……這是惡夢嗎?:

  吞瞭吞口水,慕之棋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拚命想騙自己這是1場惡夢,可
是……

  那張狂的懾人氣息、掠搶的熾烈眼神,清清晰楚地告訴她,這不是夢……

  「怎麼?尋常不是很伶牙俐齒嗎?怎麼兩年不見,連句話全講不出到瞭?」
寒淡的聲音復從床幔後傅到。

  「你……我……」瞪著床幔後的人影,慕之棋嚇得講不出話到,支支吾吾的
出不瞭聲。

  「小貓,還是因爲太想我,驟然見來我,感動來講不出話到瞭?」修長的手
指撩開床幔,那張邪佞俊龐透過月光映進她的眼瞳。

  感動個屁!

  差1點這句話就下意識地要不假思索,可他驟然撥開床幔,她望來那張懾人
俊龐,1時笨住,復講不出話到。

  這麼近望來他,比起早上的遙看,俊美的5官更鮮亮,迫人的氣概也更明顯,
直襲向她,讓她1時忘瞭喚吸。

  而他也不再講話,熾人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著她。

  兩年不見,青澀的女娃兒長大瞭,細緻的臉龐帶著女人的優美,不過眉宇間
的英氣依舊不變,眸裏的倔強也不曾消逝,讓他微微勾起好望的薄唇。

  視線漸漸去下搬,審視的黑眸到來胸前高聳的飽滿,潔白的中衣下未著任何
內襯,纏在胸前的佈條早被解開,復從到沒有穿肚兜的習慣,以緻粉嫩的乳尖貼
著佈料,勾勒出誘人的弧度。

  「聶無蹤,你在望哪裏?」察覺來他的視線,慕之棋漲紅瞼,連忙張手環住
胸前,擋住他的視線,美眸圓睜,惡狠狠地瞪著他。

  這個色胚!

  「你講呢?」聶無蹤傭懶地望著慕之棋,有意的黑眸在她的胸部輕掃瞭1眼,
才復開口,「兩年不見,望到你」長大「瞭不少嘛!」

  薄唇輕揚。他的語氣意有所指。

  慕之棋不是白癡,固然懂他的意思,她紅著雙頰,羞惱地望著他。「合你屁
事!」

  「固然合我的事,小貓,你忘瞭,這可是攸合我的福利。」觀賞著她的神情,
聶無蹤繼承逗著她。

  兩年沒逗她瞭,真懷念這種感覺,還有她的反應,鮮亮好玩得讓他好想1口
吞下往。

  「閉嘴!別向來啼我小貓。」這討厭的稱喚,已經兩年沒聞來瞭,現在競復
浮現,真是刺耳!

  「嘖嘖!才兩年,你的爪子復冒出到瞭。我可不……」聶無蹤搖頭,掠搶的
眸光毫不隱蔽。

  他的眼神讓慕之棋心驚,身子繼承去後縮,就怕他撲上到,可嘴巴卻還是不
認輸,倔強地歸話。

  「呸!你愛不愛合我啥事?全消逝兩年瞭,你怎麼不死在合外,沒事歸到幹
嘛?」望瞭就討厭!

  「呵!你是在氣我不告而別嗎?」聶無蹤輕笑,傾身漸漸靠向她。「還是在
氣我這兩年音訊都無,連個消息也沒送給你?」

  「往你的!少自作多情,我巴不得你死在合外,永遙別再浮現……該死!你
不要向來親近行不行?」

  她拚命退,他卻向來貼向她,把她逼來床角,退無可退,被他的氣息緊緊包
圍。既認識復生疏的男人氣息讓她緊張復慌亂,而他的話,更讓她氣得口不擇言。

  她永遙不會忘記,兩年前的那天——

  慕之棋眼眸1寒,想來那1晚。

  他1如以去到來她房裏,抂亂的索求激烈得讓她哭喊出聲,情不自禁地請求,
直來天明,他才放過她。

  她因他的索求無度累得下不瞭床,可他卻從那天後就消逝,不見蹤影。

  後到,她才從下人的嘴裏聞來他奉皇命出合掃平夷族,回期不定,而此時,
他早已出發許久。

  這事人人全明白,惟獨她,在他離往後才明白。

  她……真是快樂極瞭!

  不用再受他欺陵,不用再被他威逼,她得來自由瞭,多麼愉快暢意呀!她天
天詛咒他,最好死在戰場上,水遙全不要歸到瞭。

  她才沒氣他呢!幹嘛氣?

  他消逝,她開心全到不及瞭,有啥好氣的?

  抿著唇辦,她擡起頭,倔強地瞪著他,不被他的氣息昕疑惑,甚至不屈服在
他的氣概下。

  雖然,微顫的身子早已透露出她的情緒。

  望著她倔強的表情,聶無蹤俊眉微揚,低聲笑瞭。「小貓咪,你還是1樣可
愛,讓人愛慕無比。」她挑釁的眼神讓他血液鼎沸,感來1絲興奮,

  惟獨她,能給他這種感覺。

  「你愈逃,隻會讓我愈想得來……」指尖輕摸無瑕的瞼頰,在她要別開瞼時,
迅速扣住粉顎。

  「放……唔!」

  不給她開口的機會,寒厲的薄唇迅速覆住她。

  「唔!不……

  慕之棋緊皺著眉,被緊扣住的下顎傳到1陣疼痛,他的唇緊貼著她,不顧她
的反抗,靈便的長舌撬開檀口,霸道地長驅直進,攪弄著小嘴裏的香甜蜜津。

  「唔!」突地,他迅速退開,薄唇溢出1滴血珠,黑眸瞪著她。

  慕之棋倔傲地擡起小臉,自得地望著他,微腫的唇辦染著屬於他的血絲。

  「你再碰我,我就咬斷你的舌頭!」寒著聲,她挑釁地講著,舌尖輕輕舔過
染血的唇辦,像隻與敵人相持的野貓,張狂卻復誘人。

  黑眸微瞇,聶無蹤也同著舔往唇上的血珠,舌尖上的傷口傳到1抹刺疼,卻
更激起他的興緻。

  她1定不明白,這樣的她,隻是更激起男人的制服欲,那挑釁的眼神,讓他
更想壓倒她。

  「小貓,再張狂1點,我食起到滋味才會更甜美。」聶無蹤揚唇,侵略的眸
光直視著她。

  那眼神,讓她輕顫,卻倔強地不肯低頭。

  她以眼角偷偷找求逃奔的縫隙,她比誰全清晰,她鬥不過他的,這小小的反
抗,他根本不放在眼裏,隻是更激起他的鬥志。

  「怎麼,想逃瞭?」發覺她的意圖,他開始逼近。「我講過瞭,你愈逃,隻
是讓我愈想得來。」

  「該死!」慕之棋徹底被激怒瞭,「聶無蹤,你究竟想幹嘛?」向來纏著她
不放,他究竟想要什麼?

  黑眸閃耀,擦過1絲光線,瞬也不瞬地望著她。「小貓,你真的不明白我想
幹嘛嗎?」

  俊龐貼向她,舌尖輕舔過唇辦。

  她瞪著他,動也不動。

  「怎麼?不咬我瞭嗎?」含住豐盈的下唇,他輕吮著,微啞低語,帶著淡淡
的挑釁。

  聞來他的甜戀戀不舍釁,慕之棋殘存的1絲理智剎那消逝,顧不得1切,張唇就要咬
他。

  聶無蹤不退反入,領先噙莊粉舌,齒尖微重地1咬。「唔!」沒想來他會咬
她,驟然的疼痛讓她皺眉,血絲從舌尖泛開。他的大手捧住她的後腦,不讓她去
後退,粗暴地嚼咬著她的唇舌。疼痛讓她皺眉,卻不肯認輸,倔強地學著他,啃
咬著他的唇舌。要痛1起痛,她也不會讓他好過的!

  兩人的唇、舌都被對方咬傷,粗暴的吻帶著麻人的疼,唇舌交纏中,嘗來血
的澀味以及屬於對方的氣息。

  「嗯……」慕之棋情不自禁地輕哼1聲,低吟中帶著1絲情欲,口鼻間絕是
屬於他的氣味,慢慢疑惑瞭她。

  不曉誰先開始放柔瞭攻勢,他的舌掃過齒顎,舔遍小嘴裏的每1處,輕吮著,
舔過粉舌,然後吮著、纏著,逗弄似地1吮1退,而不再霸氣地纏吮。「唔……」
受不住他的輕逗,反而是她迫不及待地纏住長舌,舌尖輕卷與他的交纏,吮出淫
靡聲響。潔白的中衣早已因方才的掙紮而淩裂,露出香肩及半邊雪乳,勾引著他
的視線。

  大手探進衣襟,握住1隻飽滿嫩乳,5指揉捏著嬌嫩軟乳,放肆地捏擠著,
再用指縫夾住粉嫩乳尖,隨著揉弄的動作栘動著手指,讓乳尖在指縫間往返磨蹭。

  不1會兒,嫣紅乳蕾在手指的摩挲下慢慢聳立,突出指縫,綻放著誘人的瑰
紅色澤。

  飽滿的胸乳也被他揉得1片媽紅,留下淫靡的指痕,陣陣柔弄的酥麻傳至都
身,讓小嘴情不自禁地吐露出媚人嚶嚀。

  見她迷亂的表情,聶無蹤微微勾唇,手指夾住乳尖,粗糙的指腹輕蹭著敏銳
粉蕊,微微使力地輕捏著。

  濕暖的唇也輕吮著香肩,1點1點的,吮下微濕的痕跡,潔白的中衣早被褪
至腰際,肌膚摸來的冰涼讓慕之棋神智微清。

  1低頭,隻見潔白的胸乳被他放肆地揉弄著,乳尖被夾在他的手指間而他的
唇正要含住另1團綿乳。

  「不……」她1驚,想去後退開。可她的身子早被他制住,不顧她的抵抗,
他張唇含住乳蕾,以唇舌吸吮著,1手也同著玩弄著另1團軟嫩。

  「不!嗯……」咬著唇,她想反抗從胸乳傳到的快感,不想屈服,可敏銳的
身子卻清晰地感受來陣陣酸麻快意。

  「噓……別抵抗,你想要的,對不?」舌尖抵著乳蕾,聶無蹤輕舔瞭下,膝
蓋頂著柔軟的凹陷處,微微用力1頂。

  「啊!」隨著他的輕蹭,花穴處同著傳到1陣酥軟,微微粘稠的悸動讓慕之
棋認識復懊惱。

  「你望,明明就已經濕瞭……」察覺來那抹粘稠,聶無蹤邪肆1笑,膝蓋更
是不停頂弄那抹凹陷,讓佈料陷進花縫,勾勒出更多濕意。

  舌尖也頂著粉嫩乳尖,輕輕繞著卷,讓乳蕾沾滿濕亮的唾液,再輕彈著堅硬
乳蕾,1下1下地輕舔、逗弄著。。

  以舌尖玩弄1團綿乳,大手也不放過另1隻飽滿,同著唇舌1跟揉捏著乳尖,
拉扯旋轉,讓粉嫩色澤轉深,變成動人的瑰紅。

  「嗯……不……」慕之棋痛苦難耐地搖頭,明曉該抵抗,可情欲卻慢慢操縱
瞭她。

  抵抗的意念慢慢消逝,小嘴不住逸出低吟,腿窩傅到陣陣麻人快意,沁出的
濕意將佈料染濕,花辦緊貼著褻褲,印出淫魅色澤。

  而他的膝蓋仍繼承隔著褻褲頂弄磨蹭敏銳私處,讓沁出的汁液將他的佈料染
濕。

  感覺來膝上的濕意,聶無蹤微微揚眉,舔弄的唇舌漸漸去下栘,吮著潔白的
肌膚,在小巧的肚臍輕輕1舔,繞著小圈圈。

  「不……癢……」慕之棋難耐地輕喘,腿間的濕意佈滿,欲火從小腹裏燃燒,
暖得讓她受不瞭。

  「癢?」聶無蹤繼承舔著可愛的肚臍,大手同著到來花穴,隔著褻褲輕輕刮
弄。

  「你是指這?還是這?」1邊問著,舌尖1邊舔著敏銳的凹處,手指也貼著
佈料,同著輕掃著花辦。

  「唔……」兩種折磨讓她微擰著眉,講不出話到,復麻復癢的感覺讓她渾身
難耐。

  「不要……」慕之棋扭著身子,香汗沁出肌膚,她蒙矓著水眸,請求地望著
他。

  可他卻不容易放過她,手指隔著佈料輕壓著花縫,讓濕軟的佈料隨著手指的
按壓同著陷進花縫。

  「講!哪裏癢?」他的舌尖繼承去下舔,手指正陷進佈料,讓花辦緊緊吸附
著。

  「不……」花縫因佈料的陷進而傳到1陣不適,可卻也帶到1絲快感讓花辦
收縮著,將佈料和他的手指吸得更緊。

  「不講嗎?嗯?」聶無蹤額頭微沁著汗水,他壓抑著腹下的欲火,執意要挑
逗她,就是要她屈服、要她求他。

  熾烈的唇舌同著到來花穴外,輕舔著佈料,將褻褲舔得更濕,甚至在花縫周
圍1下1下地舔弄著。

  手指也同著使力按壓,感覺來花辦的抖動,指尖同著旋轉,在花縫外圍搔弄
著。

  「嗯啊……」復黏復濕的感覺從腿窩漫開,相伴著陣陣酥麻快意,讓慕之棋
承擔不住,差1點就要出口央求他。

  可話1來嘴邊,卻復倔強地忍住,不肯容易屈服。但是輕顫的身子,還有從
花穴溢出的花液,卻老實地講出她的悸動,潔白的肌膚更泛起迷人徘紅。

  明白她已快來極限,聶無蹤唇角微揚,「怎麼?還不講嗎?全這麼濕瞭,還
這麼倔?」

  就是這抹倔強,讓他執意要制服她!

  陷進花縫的手指不再隻是在外頭輕刺,使力地陷進花縫,貼著佈料,深深探
進花穴。

  「啊——」突到的入進讓她呻吟1聲,花壁隕著1縮,將他的手指吸附得更
緊。

  還到不及感受那復痛復麻的快感,修長的手指卻復迅速退離,改以舌尖抵住
花縫,隔著佈料輕輕戳弄。

  而手指也同著摘進褻褲,捏住躲在花辦俊的蕊珠,指腹1夾,拉扯磨旋。

  「不啊……」敏銳的花珠1彼碰摸,讓她受不住地發出細吟,花辦不住收縮,
卷出更多花液。

  而靈便的舌尖更在花穴外撩撥著,1下1下地隔著褻褲輕舔過花縫,那種隔
靴搔癢的感覺讓她更覺得痛苦。

  「不……求你……」慕之棋再也受不住瞭,小嘴終於逸出請求。腰際也同著
扭動起到。

  「那你要講什麼?」他卻猶不滿足,要她講出最淫蕩的話語。

  「唔……」咬著唇,她微1遲疑,捏住花珠的手指更加使力地磨蹭著敏銳嫩
蕊,舌尖也同著1頂,陷進花縫……

  「嗚啊……」她再也受不瞭地泣喊出聲,哭著求他。「求你……我的小穴好
癢……求你……」

相关推荐

  • 08-22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3) 偷拍女厕所尿尿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3)
  • 08-22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2) 极鲜教师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2)
  • 08-22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1) 亚洲成在人线a免费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1)
  • 08-22 寒獅爪下的小野貓(一-五) 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播放_寒獅爪下的小野貓(一-五)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5) 迈阿密暗杀档案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5)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4) 有力插 好舒服 使劲操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4)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2)( 十3 ) 操你啦在线影院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2)( 十3 )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 十1 ) 久草在线 新时代的视觉体验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十)( 十1 )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8)( 9 ) 欧美夫妻作爱性姿势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8)( 9 )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6)( 7 ) 晚上洗澡做爱有坏处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6)( 7 )
  • 08-20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4) 夜夜干2019在线视频_[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4)
  • 08-18 美少女艦隊傳講 日本黑发美女洞_美少女艦隊傳講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